共享经济鼻祖罗宾·蔡斯:“滴滴可能被过度估值了”

[摘要] 对共享经济创业公司的更迭速度,蔡斯的看法是:“在任何经济领域,成功的总是少数公司。

对共享经济创业公司的更迭速度,蔡斯的看法是:“在任何经济领域,成功的总是少数公司。失败的公司自有其因,坏的想法、坏的执行、资金的匮乏、缺少好的管理人员、开始得太早……这并非意味着共享经济出了问题。”而对于共享经济备受争议的安全问题,蔡斯的态度就更加强硬了:“安全与信任问题,在传统公司也一样存在。人们通过滴滴打车来乘车会遇到危险,难道传统出租车公司就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相反,技术能够让社会变得更安全、让人们之间获得更多相互信任。”

共享经济与中国土壤


时代周报:你被认为是共享经济的鼻祖,早在2000年就创办了ZIPCAR。你的共享经济理念与实践的起因是什么?

罗宾·蔡斯:1980年代,欧洲盛行“车分享”。人们相信,我需要的是一辆车的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1999年,我想到,互联网可以将汽车拥有者与需求者联系起来。我也相信,传统租车公司能做到的一切,我们的客户也能做到,比如确认车况是否良好、在油储仅剩1/4时用我们的燃油卡去给汽车加油等。事实证明这是对的,技术让资源共享变得便捷、简单。

时代周报:你在中国做客期间,见了很多共享经济领域的企业家,包括优客工场的毛大庆、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等。你对他们印象如何?

罗宾·蔡斯:他们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从他们所阐述的观点来看,这些人对共享经济的理解非常深刻。这也是他们得以成功的原因。说实话,我很羡慕他们身处中国这样的经济土壤。

时代周报:目前有观点认为,共享经济是未来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方向,大多数传统产业都会被颠覆。

罗宾·蔡斯:我确信,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移动支付等技术的发展,价值最大化的、新的协作经济将替代老的、封闭的传统资本。我们已经看到了在汽车、生活服务、办公场所等领域发生的资源共享,未来这点还将发生在设备、机床、精密仪器等领域。这将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时代周报:你认为中国在发展共享经济方面拥有很大优势,为什么?

罗宾·蔡斯:中国有很多很多的大城市,这些城市的人口密度非常大,而且中国使用网络与智能手机的人那么多!中国还有很多资金,可以在大城市进行共享经济领域的试验。当一个新的公司把足够大的供给和需求联系在一起时,这样的新公司就会取得成功。

时代周报:以你的观察,哪些产业、行业在共享经济领域发展得最为成功?

罗宾·蔡斯:房子,汽车,写字楼。这些昂贵资产领域的资源已经拿出来分享并催生出了优质的公司。这都是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相关的。我相信还有很多经济领域亟待共享经济的发展。例如制造商领域,共享经济能够在制造业、医药业甚至风能发电领域中实现机械设备、3D打印机、计算机数控机床的共享。

时代周报:转化过剩产能是中国在2016年的经济重心之一,你在书中恰恰阐释了如何利用过剩产能推动经济转型—具体到中国,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罗宾·蔡斯:过剩产能的存在是因为它没有找到需求方。我相信,出现过剩产能的原因更多是因为信息交流的缺失所导致,而并非真实的过剩。我知道,中国在钢铁、水泥、玻璃、基础建设等很多方面存在着产能过剩,我也知道中国正在推动宏大的“一带一路”计划来解决这个问题。亚洲尤其是南亚等国家在基础建设上很落后,他们需要中国那些“过剩”的产能。实质上,这就是共享经济的理念:为闲置的资源找到需求方,创造出新的价值。当然,要做好这些并不容易,关涉两国外交、文化、融资等方方面面。

政府总比市场跑得慢


时代周报:中国网络上流传着一份共享经济特色企业死亡名单,包括房产、家居、餐饮、洗车、家教、外卖等行业。共享经济的发展是否出现了危机?

罗宾·蔡斯:你知道,在任何经济领域,成功的总是少数公司。失败的公司自有其因:坏的想法,坏的执行,资金匮乏,缺少好的管理人员,开始得太早。这并非意味着共享经济出了问题。

时代周报:在中国,最有名的共享经济特色公司无疑是滴滴打车,虽然一直在烧钱,但它如今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146亿美元。它真的值那么多钱吗?

罗宾·蔡斯:我相信,滴滴还有Uber和Lyft值很多钱,因为它们是非常优质的公司,他们进入的领域是有着巨大需求的领域。滴滴为什么那么值钱?因为它所颠覆的平台是一个很低级、门槛很低的平台,另外,互联网一直遵循着赢家通吃的现象。在中国,有了滴滴与优步,就很难再有新的公司的生存空间。但是,滴滴那么大的估值或许是存在泡沫的,它有可能被过度估值了。

时代周报:像优步、滴滴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都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他们的运营模式还一直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市场已经准备好了,但政府的法规与监管体系似乎还未准备好。

罗宾·蔡斯:这是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的严重问题,政府总是比市场跑得慢。所有政府都应该检查他们现存的规章制度,并且摒弃下列这些:1.只适应旧技术,而不适应新技术的;2.仅为支撑已存在产业而排斥新型产业的。

时代周报:共享经济特色企业面临最大的不利因素是安全与信任危机。这两天网络风传的《AIRBNB杀了我的父亲》一文,讲述的就是自己父亲在AIRBNB的得州别墅里遇到意外被树干砸死的悲剧。

罗宾·蔡斯:安全与信任问题在传统公司也一样存在。人们通过滴滴打车来乘车会遇到危险,难道传统出租车公司就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相反,技术能够让社会变得更安全,让人们之间获得更多相互信任。例如评价系统。你出门打一辆车的时候,能够看到这位司机的经验值、信用评分,司机也能看到这位乘客的身份、用车经历等。评分与信用系统的在线让社会更安全,这一点发生在共享经济的各个领域。

时代周报:有观点认为,共享经济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它将推动社会的发展,使世界“从陌生人社会重新向熟人社会转变”,它将带来社会、伦理、审美上的变革。

罗宾·蔡斯:是的,人们在分享闲置资源,创造新的价值的同时,人与人之间也被联系在一起了。人们相互靠近、交流、互换信息,因为受到了服务而相互感激。在共享经济时代,不再像以往的传统商业社会那样,消费者面对的只是商家,现在是人与人互相面对。这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两全其美的时代:工业技术的发展让我们能够以很低的价格享受到高品质的产品与服务,信息技术的发展又能把最近的资源与需求联系起来。这就是共享经济的核心,让社会经济运转得更高效、更具价值。这也必然会变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物与人的连接,其本质所实现的是人与人的连接,世界会因此变得更平、更透明、更美好。

来源时代周报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4 20:19:58